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狗狗书籍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时光之心-第62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浇哟バ芯澹绕涫墙哟ゴ笳铰酝娣ǖ氖奔浠购芏蹋谡绞醯鹊确矫娴姆⒄股虾鸵顺恰⒌ぱ袅降鼗故怯凶畔嗟贝蟮牟罹嗟摹
其实,对于绝大部分棋友来说,弈战楼极为严格的比赛制度显得有些不可思议,甚至于叶氏避嫌没有参赛这一点都让大家觉得有些莫名其妙。难道现在出钱组织比赛不是为了显摆车下自己的影响力和这方面的能力吗?真正能从这次大赛背后看到叶韬和谈玮馨能够获得巨大的收益的人,自然是不会告诉那些在想收那么点点报名费却提供了如此多服务的比赛组委会到底怎么才能平衡损益的呆头鸟其中的奥秘的。
水平参差不齐的个人赛首先开始。在短短两天里,最初的两轮极为好笑的资格赛就结束了。和必须组团参与的大战略玩法不同。个人赛需要的仅仅是对于经典版本的行军棋作为一项桌面游戏的理解,其中蕴含的军事成分并不算多。那些在大战略玩法的团队里可以充分发挥作为谋士和某方面的指挥官的人,在个人赛里输得惨不忍睹的比比皆是。直到进入了六十四强的淘汰赛。比赛质量才提高了起来。
在隔绝外界干扰的对局室里进行的比赛内容,直接由专门安排的人递送到解说大厅。由索铮为首的裁判组从所有的对局中挑选精彩的内容进行解说。而对于叶韬来说,这不断轮转着进行着解说,每天上午下午各两个时辰都不停歇的解说大厅,则成为了又一个唤起他的记忆,让他有些流连忘返的地方。每天中午,他都会跑到解说大厅并不大的演讲台后的那个汇总了所有对局情况的办公室,或许是因为原本的每个人都有相对独立的隔间的设计,或许是因为忙乱的工作导致的办公室里无处不在的混乱,让这个办公室除了灯光,在几乎其他任何方面都和一个现代的办公室极为相像。尤其是中午的时候,当那些直接通向后面的花园的落地百叶窗全部打开,让开始变得湿润温和的春天的阳光透射进来,照亮整个硕大的办公室的时候,这种感觉就越发明显。当这个硕大的办公室随着比赛的进程逐渐变成了指挥和指导整个行军棋公开赛的组委会的中心办公地点,当这个办公室在这个古典的时代悠闲的气氛中变得越来越忙碌和紧张的时候,这个办公室也就越来越吸引叶韬。以至于,在公开赛进行了几天之后,叶韬终于忍不住在这个巨大的办公室里为自己弄出了一个靠窗的相对独立的隔间。从此,这里也成为了诸方来人想要找到越来越忙碌的叶韬所必须到达的地方。至于习惯于悠闲的众人对于这个忙碌紧张,偶尔还会有些让人挠头的可笑的小混乱的地方到底有些什么感觉,那就不在叶韬的考虑范围内了。
“少爷,下午就讲这两局比赛没问题吧?”趁着叶韬在办公室匆忙的将午餐塞下去的时候,对于几局比赛的选择有些拿不定主意的索铮连忙询问。
“比赛本身是不是精彩有什么关系呢?你能讲得精彩才是真的啊。”叶韬有些不解,笑着将索铮支使开,终于成功拨出了一块时间来应付小公主谈玮莳派来找他的人。
谈玮莳在姐姐的指导下花了没几天就组建起了一支阵容相当不错的战队。除了很熟悉这项游戏的池雷作为斥候部队的主管从而一圆池家兄弟姐妹三人在三支不同战队里效力的壮举,同时,谈玮莳的战队也聚集很多奇奇怪怪的人,在西城的一个当铺里当学徒,对于细战的胜负计算极为敏感的曾子宁、自诩为熟读兵书却在国子监里当一个管理图书的文书的林少华在这支战队里都只能算是很平常的人物。最为特殊的,却是现在恭恭敬敬站在叶韬面前的小太监,才十七岁却已经是东平王宫里负责内府用度的会计工作的主事太监之一的李眠。
李眠原先姓什么已经没人知道,自从他在婴儿时代开始就被现在的内府总管李思殊收养之后,他就开始叫现在的名字了。李眠是个心地极为柔软的孩子,李思殊的年纪大了,为了能时刻跟随李思殊,照料那位为东平王室鞠躬尽瘁了几十年的老太监,李眠也就进宫当了个小太监。一个是太监,一个是孤儿。对于传宗接代的事情原本也就没太多想法,也就这样顺理成章的过来了。而李眠却是少数几个对于数字和公式有着极为敏感的触觉的太监之一,当在一次再简单不过的意外中谈玮馨发现了这一点,并且向李思殊推荐了李眠,李眠就凭着自己的这方面的天赋在内府里逐渐显露着才能,稳固着自己的地位。李眠的天赋强大到什么程度呢?基本上。他就是个人形的计算机,在他知道公式的情况下,随口将公式中的变量告诉他,他几乎本能的就能报出答案来。
由于谈玮莳组建的战队怎么算都是有些仓促。所以,叶韬给谈玮莳的建议,以及他和谈玮馨协助谈玮莳组建战队的时候,就考虑让这个战队从弈战棋大战略玩法的游戏性方面入手。靠着对于数字和数据的精确控制和管理来获得优势。而不是粗放的进行不专业的战略构思。而在这样的想法支持下,李眠以及兽子宁等人,都是很有用的。
李眠有些忐忑。以东平王室的平淡自持,自然不会容忍下人有任何嚣张跋扈的举动。虽然在王宫内,多少有些权力斗争。有些阴狠的事情,但总的来说,李眠这个从小立志要为李思殊和王室服务一生的人从来不曾站在光耀的前台。而这一次,从答应的小公主的邀请加入了战队并进行了一系列的训练开始,他的感觉就有些不太对。他终于明白了,这个战队是要站在众所瞩目的地方,和那些同样受人瞩目的队伍进行对抗的。而随着训练的进展,李眠发现自己在团队中的地位愈发重要,虽然他并不了解多少军事,但越来越多的战斗是不是进行却越来越依赖于他的意见。而就在今天上午,他意外发现了一个公式的问题……
事情是这样的,在上午进行的几次他们对内的训练对抗赛上,李眠利用了一个他觉得应该是游戏的数值和公式设定方面的漏洞,屡屡利用骑兵的连续冲击加成获胜。在行军棋大战略玩法的公式体系里,当一支部队在一定时间内连续遭到机动力高于己方的部队的轮番攻击后,攻击方将不断累积攻击加成。其实,这是符合事实的,麻雀战骚扰战运动战的基本原理使然,大家也都认同了这个设置,但是,李眠却故意用小规模送死的部队进行袭击,来为最后的骑兵总攻积累足够的加成。在现实里,这种战法完全不可能实现,因为连续送死和连续骚扰之间,区别还是很大的,但是,本来小公主谈玮莳的战队就是从游戏层面出发,他们首先考虑的不是现实的合理性而是利用游戏系统获胜的可能性。
李眠只是觉得有些奇怪,这到底算不算是游戏的一个漏洞呢?这算不算是这个庞大完整的游戏体系的缺失呢?李眠从小受到的教育,他们所服务的东平王室是不会犯错的,如果有错,参考前一条。甚至于,他们的职责就是去为他们所服务的东平王室,也就是谈家。来弥补起这些大大小小的错误。而在谈玮莳口口声声管叶韬叫姐夫之后,目前,李眠至少将叶韬视作了自己必须慎重对待的尊者了。
叶韬看着李眠每每提到东平王室。谈家的两位公主的时候,拢在袖子里的双手不自觉的形成了一个礼节式的拱形,而他的身体会不自觉的躬起那么一点点,这已经不是拘束或者恭敬了,这简直已经成为了一种条件反射了。叶韬觉得有趣,这样的人,在自己原先生活的那个时代存在的机率太低了。
“李公公……”叶韬想了一想之后。但李眠立刻躬身打断道:“不敢不敢,叶公子您管我叫小眠子就好,这李公公的称呼,小人是当不得的。”
“……小眠”忽略了对于太监的标志性称呼“小某子”之后。这样的称呼显得亲密了些,但却表明了叶韬从来没有将李眠当内廷太监而有任何区别对待的态度,“你觉得现在应该怎么办呢?”
李眠斩钉截铁的说:“改,大赛的计算都由叶公子您的手下在进行,这批进行计算的人,都是大家信得过的,叶公子您修改一下这个公式,大家必定不会有任何怀疑。”
叶韬摇了摇头,说:“这是一次需要有权威性的比赛。而比赛的权威来自于公平和公正。大战略玩法的所有公式都是公开的。虽然在比赛里大家忙着各种各样的考量,而大部分观众是不明所以,修改了公式,只要不足以动摇每次计算的最后结果。不动摇局部的胜负,只是在双方的损益上稍微有些调整,的确不会引起什么怀疑,但是,从这个游戏来说。以后我们怎么让所有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3 17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