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狗狗书籍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重生之大明国公-第26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槎乩吹哪侨耍峁词翘搅跎奖荒阕プ×颂霸叩闹ぞ荩缃褚咽亲圆昧恕!

“正是如此。”张凡说道,“小侄奉皇命来到江南一地,为的就是这件事情。如今总算是找出了幕后元凶。”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张玉方也是面色开心地说道,也不知他到底是在为张凡高兴,还是为张凡除去了刘山而高兴,“对了,凡儿你今日必然是累了,快些去休息吧,等会我会让下人唤你去吃饭的。”

“哦,对了,伯父。”张凡突然说道,“今日小侄就不和伯父你们一同用饭了。”

“凡儿,这是为何?”张玉方听了张凡的话,好奇地问道,“这事情如今不是都已经了了吗?”

“事情是了了,可是还没有完全结束。”张凡说道,“小侄还有很多善后之事要做。”

“既然是朝廷公务,自当摆在前面。”张玉方很是明事理地说道,“不过凡儿你也要注意身体啊。”

“多谢伯父关心,若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小侄这就回屋了。”张凡说道。

“去吧,等会我会让下人将饭菜送到你房里去。”张玉方理解地说道。

张凡道了声好便转身离去,只是他还没有走几步,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有再一次转过身来向着张玉方问道:“伯父,今天早晨,伯父似乎有什么话想要和小侄说,不知是什么事情,小侄现在还有时间,还请伯父赐教。”

“啊,那件事啊。”经过张凡一提,张玉方也是想了起来,不过他却是挥了挥手,说道,“那本来就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如今我也是想明白了,就不用再和凡儿你说了。”

“这样啊……”张凡听了他的话,十分的疑惑,不过既然张玉方不想说,他也不会再问,“如此,小侄告辞了。”

“去吧去吧。”张玉方很是高兴地说道,还向着张凡轻松地摆了摆手,弄得张凡是更加的疑惑。

当然不用再说什么了,原本张玉方就是担心张凡会陷入这种裸的诱惑中而无法自拔。而现在,所有的事情都表明,张凡这么做不过是为了要引蛇出洞,而并非是什么不好的心思。知道了这些的张玉方就足够了,他知道,张凡并没有变,这就足够了。

本书首发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 ;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第二百二十九章 难言之事

回到房间的路上,张凡可以听到偶尔路过他身边的张府下人也在说着外面发生的事情。 /,明显把口中交谈的声音放低了不少,甚至是停止了说话,但是张凡还是知道的。

“看来这件事情传的倒是快得很。”张凡在心中想到,“想起来也是,毕竟从事情发生到现在,差不多已经过了两个多时辰了,这么大的事情,不可能还没有传出来。”

不过,张凡从张府的下人们的交谈中也能听出来,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传闻里面大都是充斥着猜测和风言风语,并没有什么真实的情况在里面。偶尔有几句是编撰的比较靠谱的,但是在事情的细节上面就玄乎了很多。

没有多想这些,张凡正要赶去看看骆灵儿怎么样了,想起她在自己怀抱中怒视着刘山死样的那副场景,张凡就有些担心。

“老师,听说你杀……”迎面走来的朱翊钧很是高兴地来到张凡面前说道,却是突然间打住了,似乎是因为怕在他身边的阮儿会听到什么不好的词汇,赶忙改口说道,“听说老师拿住了那刘山贪赃的证据,刘山那厮因为求生无望,已经自行了断了。”

张凡听着朱翊钧的话,觉得有些好笑。朱翊钧虽然平日里书读了不少,文采也是有些的,但是除了在他父皇和母妃,以及那些个大臣的面前,其他时候的朱翊钧表现的都有些大大咧咧的。看着朱翊钧如今这么文绉绉地说话,张凡当真是觉得非常有趣。

忍住笑,张凡开口说道:“是啊,钧儿也在街上听到传闻了吧。这里的事情总算是告一段落了。”

“那……是不是就意味着……”朱翊钧突然有些扭扭捏捏起来,颇有些不太情愿地问道,“……是不是就意味着,我们就要回去了?”

张凡听到他的话,突然间愣神了一会。回过神来的张凡看着朱翊钧正用期待的眼神看着自己,明显是在希望着张凡能够说出那个他想要的答案。

“不。”张凡摇了摇头说道,“我刚才不是说了吗,事情如今终于告一段落了。只是后面还有很多善后的事情要处理,我们暂时还不能回去。倒是要让钧儿失望了。”

“真的?!那真是太好……”朱翊钧听到张凡的话,突然间大叫一声,面上别提有多开心了,却是突然间打住了,小心翼翼地看了看边上的阮儿,面色颇有些尴尬地说道,“……我的意思是,来这里好长时间了,还真有点想家了。”

张凡看着他这副模样,虽然面上还是保持着微笑,但是心里面其实早就已经笑翻了。无奈地看了看站在朱翊钧身边的阮儿,阮儿也是对着张凡点了点头,表示她能够理解。

朱翊钧却是没有看见这些,拉着一旁的阮儿开心地离开,似乎是准备去庆祝什么。

后面的映月走到了张凡身前,说道:“凡哥,事情总算是有个水落石出了。”

“嗯。”张凡叹了口气,似乎是将这些日子的郁闷都发泄了出来,说道,“不过后面还有很多事情,刚才我跟钧儿那么说,可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映月理解地点了点头,说道,“刚才我看到灵儿姐姐一个人在房中发呆,却又不好上去问问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灵儿她……”张凡面对这个问题,有些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半晌,他开口说道,“在刘山那里,发生了一些事情。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跟你说……”

“凡哥,你不用对我说。”映月阻止了张凡继续说下去,“相比起来,灵儿姐姐现在正需要你,快些去吧。”

“……好吧。”看了看映月,张凡只说了这么一句便继续走了过去。

看着张凡的背影,映月没有说话,或者说她不知道现在应该说些什么,只是站在原地没有动弹,也不知道她心里面正在想些什么。

张凡来到房门前,房门大开着,里面的骆灵儿背朝着门,就这么坐在桌子边上一动不动。张凡看了,微微在心里面叹了口气,走了进去。

“灵儿。”张凡来到骆灵儿身后,将手放在她那纤细的香肩上,满带关心地喊了她一声。

骆灵儿没有说话,只是把脸颊贴在张凡放在她肩上的手背上,似乎在感受着什么。

“今天你……”张凡说到这又打住了。今天也许是张凡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接下来的话最多的一天,但是每一次,都是实实在在地让他觉得为难。

“凡哥,你什么都不用说。”骆灵儿开口说道,她的声音还是如此的美妙动人,却是带上了一丝沙哑,似乎她才刚大哭了一场,“灵儿真的好开心,真的……”

听着骆灵儿的声音,张凡有一些伤心。她虽然说着自己很开心,但是张凡又怎么能听不出来里面的悲痛呢!何况,即使再恨一个人,再想要让对方悲惨的死去,然而想要对这种事情开心的人,必然都是受到过极大悲痛的人。可见刘山对骆灵儿的所作所为,让她是多么的嫉恨,多么的想要让刘山去死。

特别是张凡想到今天在刘山那里的事情,骆灵儿躲在他的怀抱中瑟瑟发抖,但是看着刘山死去之时的模样的那双美丽的眼睛,却是没有闪躲,甚至都没有眨眼。那种情形让张凡的心里面是在是难过极了。也许类似的故事他看过听过不少,但是所有的语言和文字全都不及这种亲身的见闻体会要来的真实和深刻。特别是张凡一想到自己只不过是通过骆灵儿而略窥一二,便是有了这种感受,那么亲身经历了所有事情的骆灵儿该是一副什么样的心情!他甚至都无法想象骆灵儿是如何能够挺过这些个恶梦般的经历的。

“没事了灵儿,没事了。”张凡将两只手都放在骆灵儿的双肩上,声音轻柔地安慰着说道,“一切都过去了,不要在去想那些事情了。”

“嗯。”骆灵儿只是这么轻轻地应了一声,身子顺势向后,靠在了张凡的怀中。奇怪的是,这盛夏的季节,她却在这里感受到了一丝让自己觉得舒服的温暖感觉。

短暂的沉默之后,张凡突然开口说道:“灵儿,答应我一件事情。”

“嗯。”

“忘掉今天下午你所看到的一切。”张凡说道。

“凡哥,我……”骆灵儿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张凡。下午的那一刻是她时时刻刻都在盼望着的一刻。当那一刻到来的时候,她心里面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