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狗狗书籍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成都,一个少妇的故事-第57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这里的人很多,大都是家长带孩子在一个地方看书。我给儿子讲的同时,感觉自己又开始在走一个童年,我在童年失去的童话故事现在也是一个‘补偿’。
龙龙突然说,妈妈你的电话。
我从牛仔裤的口袋里拿出手机接了,是薛绍的。他问,你在哪?我说,在给儿子一起看童话书呢,你要看吗?他说,那好啊!重温童年。我说,找我有事吗?他说,我准备去广州。
龙龙在一旁问,妈妈谁来的电话。我给他打手势,让他到一边去,别打扰我。他老是不放,说,我要听。
我把电话给他,他只管在喊,叔叔,你好久没有来看我了,我想你,我和妈妈在购书中心呢!
我接过电话,问,你去多久?他说,我准备到那边去看看情况,好,就到那边去发展。
突然听到他要离开,我的心里有种很难受的情愫。他也该有自己的生活了。我说,只要你认定的就去吧,不过你这里的广告公司怎么办?好不容易走上正轨,你不觉得可惜吗?
他在电话那头笑了,说,我走之前会安排好的,只是你们要好好的照顾自己,龙龙还可以吧!他真乖!
一阵心酸向我袭来,我的身边的人都走了,儿子才是我在这个世上最近的,最亲的人了。
一个星期以后,我在电脑前开始在写另一本网络小说了《成都情史:滑落的长裙》了。
外面有了急促的敲门声,我一边打字一边喊,谁呀!
我一边朝门口走去,一边骂,疯子!
我面前的这个男人感觉好面熟,不知在哪里有过一面之缘。我搜索自己所有的记忆,终于想起来了,他是薛绍的一个铁哥们,靶子兄弟陈虎。我是跟薛绍到新鸿路的飘香酒楼在他生日宴会上见过的。
他走了进来,自由自在的走来走去。然后说,我不知道薛绍怎么那么傻,天下的好女人多的是,干吗要对你执着不放。嗨,他真是剃头刀子一头热!
他把一个文件袋递给我,说,这是公司里的一切重要资料,你先熟悉一下,近快到公司来看看情况,好安排事务。目前我帮你打理。这下你梦寐以求了,不费一点心思就当老板又当了作家。
我望着他说,这是什么意思?薛绍呢?
他用很轻视的眼光,带有一种讥讽说,你的福气真好,天下的好运都让你占完了。他的公司的法人一直是你,这些年的努力都是为你。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我望着手里的文件发愣。
怎么会是这样呢?我只知道我的书正式出版了,这是薛绍一个月前打电话告诉我的。
他没有什么不明显的状态呀?难道他真要走吗?我无奈的摇头,我身边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
或许是成都的天气不太正常了,让人们感到世袭。这里不适应人长住,都想走了,我也想走了,如果我能走得掉。
我闭着眼睛,不想去思考问题了,我不想了,我真的不想了。
早晨起来,我感到一切都是空空的,我的意念在飞奔,我想到了薛绍,他究竟怎样了?他真的走了吗?难道他要离开这个都市吗?或许这个城市带给了他很多的伤心,而一切又因我而起。
我心里有种对他的别样情愫,我不知道那是不是爱,但我真的不愿意他走了,舍不得他走了,在我生命里消失。
我赶紧拿出手机打他的电话,我的心里非常焦急,每一次拨的都说,你拨的号码不在服务区,请稍后在拨。
我没来得急洗脸化妆,我匆匆的出Http://WWW。z…z…z…c…n。c…o…m门招了一辆的士就往他的公司赶去。
我的脑海里全是与薛绍相识以来的点点滴滴,以及那虚幻的网络情怀,这些东西已经在我的心里生根了。
我来到他的公司,慌张的推开总经理办公室,没有薛绍的身影,只有陈虎在埋头看文件。我激动的说,薛绍呢?他在哪?我感到我的声音都在颤栗。
他还是用他那轻视的嘲讽的眼光看我说,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我没有时间也没有闲情理会他的嘲讽。我几乎是哀求的对他说,我要怎样才能与他联系上?我要找到他?他在哪?
窗外开始起风了,很冷,从后背到前胸,刺入我的心脏,我冰冷到了极点。
他说,我也不知道他的号码,我也无法联系上他,他交给我的任务就是好好协助你打理好公司,好好替他照顾你们。
我的眼睛潮湿了,有泪流了出来,我的心在此刻非常的难受,那是一种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疼。为何所有的东西总会在失去了才知道珍惜。
此时此刻薛绍在我心里是那么的重要,我不想放弃,我告诉自己一定要把他追回来。我说,他没说去哪吗?他什么时候走的?
他看着我说,他没说去哪,好象是今天下午一点半的火车,我想他大概会去兰州。
我赶紧看了一下时间,现在已经是一点一刻了。就匆忙的跑出办公室。
所有的事情在关键的时候总是要与自己作对,我在焦急中等了将近5分钟,才等来出租车。在往日5分钟我会觉得相当的短暂,此时我感到他是那么的漫长,就如一个世纪。
一上车,我就喊司机开快点。司机问我到哪?我说。火车北站。
我闭着眼睛,脑海里都是薛绍,我不停的祈祷,但愿这次不要错过。《缘分的天空》这首歌在一家音响店传来。我多想把他送给薛绍,送给我最爱的人。
车子到了荷花池这个站,前面已经堵起了长龙,我不停地张望,一边对司机说,要多久啊?
司机用他那漫不精心的口吻说,不知道,大概要一会。
马上就要到一点半了,我看着记费器上的价格12元,我拿出15元,没等司机的找补就下车跑了。
我一路跑啊跑啊,一路的狂奔,我不知自己撞上多少的人,我自顾自的奔跑,我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山川万物也不将存在,一切的生灵都停止了呼吸,世界也处出在静止状态。
我终于来到了火车北站,这里的人很多,候车室里聚集了很多的男女老少。我在茫茫的人海里搜索薛绍的身影。
到兰州的发车时间,已经错过了,我呆呆地站在了原地,他走了,他真的走了,我喃喃地说。我的眼泪顺着面颊流了下来,我第一次为他流泪了。
我慢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我感到自己的脚步是那么的沉重,那么无力,他的音容笑貌是那么的清晰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如今所有的一切都随时间的变化改变了,他也走了,我感到前所为有孤独。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走到家门口的。我第一次从火车北站走回家,我拿出钥匙要打开房门时,我下意识朝后面望去,一个身影出现在我的眼前,手中的钥匙掉到了地下,我呆呆地看着他。
薛绍站在原地,远远地看着我,我的眼睛模糊了,我看不清他的脸,我怀疑自己,那是他吗?我没有看错吗?
是他!是他!就是他!我看清楚了,他朝我走来,我呆呆地望着他,然后飞的跑过去,扑在他的怀里,我的泪像开闸的河堤,汹涌的流了出来。
所有的失落在瞬间不见了,我的心放飞了,我从心里接受了他。我脸上的泪被他吻去了,幸福的笑容留在了脸上。
我说,你不是走了吗?我追到车站,火车已经开走了。
他说,我舍不得丢下你,我真的走了,你们以后怎么办?我舍不得,我也害怕在也见不到你了。
我说,不会了,永远不会了,我们永远不要分开,好好的开始我们的生活。
他把我抱得更紧了,我没有了呼吸。我说,你抱疼了我。他说,我好久好久没有拥抱你了。
天气渐暗,太阳随着绚丽的彩霞渐渐淡去,而至完全隐没,天下所有的倦鸟们也粉粉归巢。
黑暗刚至,城市的灯火也开始燃起。而灯火最眩丽的莫过于晚上开始营业的热闹花街和广场上疯狂的少男少女们,在那里尽情的高歌、欢悦,充满着青春的气息。
薛绍拉着我的手,来到花街上,望着红红绿绿的各种颜色的花,胜是逗人喜爱。特别是“长寿花”外表都是一样的,只在花的表面涂上了各种各样的颜色。
店员里的老板为我俩介绍这种花,实惠赖看不需用花瓶,只要放到任意一角落,都能增添生气,而且一年四季都如此。
我们分别买下了两种颜色的花,望了望对方,笑着走出了店铺。
行人渐渐离去,最后只剩下我俩,望了望灰蒙的夜空,夜很深……
38、尾声38、尾声
天气渐渐地开始热了,挣脱出冬的寒冷,春的温馨,进入夏的浪漫。
他走了快两年了,这两年发生的事真的太多了,我从一个失去丈夫的什么也不会的小女人成了一名作家和网络作家,最后成了一个成功的商人。
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曾经快乐幸福,追求浪漫的芸芸,她的人生过程有一段会在监狱度过,她为爱付出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9 34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