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狗狗书籍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诱宠狂妻:邪君欺上身-第19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郧啻河雷ぃ鼓苄尬诮诟撸羰且痪俪迦肓讼忍炀辰纾湍芑竦梦灏倌甑氖倜N灏倌昴冢憧梢匀⑽奘钠拮樱砭∑肴酥!!

    殷寂尘心动了。

    “对啊,万一凝薇不能跨入先天,百年之后也是老太婆一个。本世子总不能守着一个老太婆过一辈子吧。”

    见到殷寂尘开窍了,陈昕怡给了他一个赞许的眼神。

    “多谢仙女姐姐赐秘籍!”

    说完,殷寂尘非常恭敬地双膝着地,对着陈昕怡重重的扣了一个响头。

    ******

    这一日,江楼月在风之大阵之中练习从魔琴传承内学得的《风凌御空》身法,一待又是好几个时辰。

    风之大阵的难度,已经从五级上调到了八级。

    她已经能够在八级的狂风之下,屹立不倒,身子与疾风化为一体,脚下踩着涟漪一般的波纹,翩跹飘摇着。

    她一脚迈出,五丈的距离,《风凌御空》第二重,缩地成寸!

    江楼月的唇角勾起一抹笑意。

    这一个月的功夫,总算没有白费。

    从风之大阵中出来之后,江楼月遇见了帝弑羽。

    “帝将军。”

    她微笑着打招呼。

    “江姑娘,听说你拜了太子殿下为师。”帝弑羽一脸严肃之色,神情说不出的怪异。

    江楼月点了点头,道:“是啊。”

    帝弑羽微微蹙眉,道:“我可以理解为,你已经加入太子的麾下了吗?”

    江楼月微愕,诧异道:“没有啊。”

    她并没有加入太子…党…羽的想法。

    帝殷手段毒辣,为了筹钱,私吞赈灾银,甚至默许官府屠村。

    这件事儿虽然没有确凿的证据,但是她相信,以沈老爹和沈紫蝶善良的秉性,这种事情,绝对不会乱说。

    她若是归顺入了帝殷,那岂不是助纣为虐了?

    “没有?”帝弑羽褐色的凤眼之中划过一抹疑惑之色,道,“戮苍学院本来就是替皇族培养势力的地方,你拜入太子门下,在旁人看来,就是入了太子幕僚一派。”

    “我认他做师父,是有期限的。”

    江楼月一脸正色,美眸微沉,道,“我欠了他的人情,一旦到了期限,人情还清,我自会离开。”

    帝弑羽听到江楼月这么说,脸上的凝重之色,才稍微缓解了一些。

    “这样啊,那很好。等你离开太子势力之后,不如入我军中吧。”

    话锋一转,帝弑羽再一次的向江楼月抛出橄榄枝。

    江楼月笑了:“多谢帝将军。不过,楼月不会从军。”

    她已经申明过很多次了,可这位性格执拗的将军大人,似乎并没有放弃的意思。

    帝弑羽倒也不在意,只是微微一笑,道:“你总有一天会答应的。”

    “她不会答应的。”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略显得阴沉的声音,从两人的身后传了过来。

    江楼月有些诧异的会转过头去,这才发现,太子帝殷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自己身后不远的地方了,一双黑眸带着慑人之势,阴沉沉的冷眯着帝弑羽。

    “弑羽,真看不出来,你看着像个老实人,却暗中撬十四叔的墙角啊?”

    帝殷的声音,带着一股说不出的酸味。

    刚才的时候,当他听到江楼月说,只是为了报恩偿情,期限过后就两清的话之后,心口无比郁闷,就显示吞了黄连一般苦涩。

    “十四叔说笑了。”

    帝弑羽像是早就知道帝殷就在那里一般,面色自若道,“江姑娘并不是你的幕僚,我邀请她,也并不是什么撬墙角。”

    帝殷的脸色越发的黑沉了。

    他静静地盯着帝弑羽看了好一会儿,眼色深沉的不像话。

    “楼月,去定级室。”

    〃〃温馨提示:请牢记本站域名

第265章 :替师兄辩驳() 
过了好一会儿,帝殷转过目光,扫向了江楼月,用一种近乎命令的口吻吩咐着。

    “嗯。”

    江楼月淡淡的应了一声,跟帝弑羽微笑着道别之后,就跟在帝殷的身后,离开了七大阵。

    走在前往定级室的路上,帝殷整个人都散发着黑暗的气息,压抑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楼月,为何不愿入我太子一派?”

    最终,他还是没能忍住,问了出来。

    “师父,你还记得罗阳城吗?”江楼月幽幽的来了一句。

    帝殷黑眸微眯,眸光隐晦,道:“你是说遭了天灾的那个罗阳城?”

    江楼月目光清澈,定定的看着他,道:“罗阳城的赈灾活动,是师父您负责的吧。”

    “不错。”帝殷点头。

    “听说罗阳城内不少百姓,一个铜板都没有拿到,还枉死了很多人命,不知道师父您怎么看?”江楼月美眸危险的眯起,用一种审视的眼神看着帝殷。

    帝殷眼观鼻鼻观心,面不改色道:“灾民太多,有人拿不到钱,那很正常。有灾民饿死枉死,也属情理之中。朝廷不是神,不可能面面俱到。”

    江楼月眉头微蹙,美眸一黯。

    这种不负责任的话,也真亏他能够说得出口。

    “楼月,你还小,才十三岁。朝堂上的很多事情,并不想你所能看到的那么简单。”帝殷开始打马虎眼。

    “嗯。”江楼月理所当然的点头,道,“所以我不想加入师父您的党羽势力。”

    帝殷哑然。

    没想到这丫头竟然这么噎他。

    “师父,不管你承不承认,反正我并不喜欢你在朝堂上的手段。”

    江楼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美眸冷冽,“还有,昨日你说萧贵妃的孩子是师兄在暗中下的毒手,我昨晚回去仔细想了,觉得也是子虚乌有的事情。师兄他这个人,虽然有时候有些不着调,但是他绝对不会对孩子出手。”

    帝殷皱眉,黑眸里划过一抹不悦之色,提高了音调:“楼月,你是在故意激怒我吗?”

    “没有,我只是就事论事。”

    江楼月的面色很平淡,不带有任何的私人感情,道,“师父,你难道没有想过吗,萧贵妃流产之事,有一个人,嫌疑比师兄还要大的多。”

    “谁?”帝殷面色冷峻。

    “乾帝。”江楼月樱唇微动,吐出来一个名字。

    “你说四哥?”帝殷的脸色极为怪异,道,“他会对萧贵妃的孩子下手?那可是他的亲骨肉。”

    “乾帝又不是没对自己的亲骨肉下手过,这有什么稀奇。”江楼月嗤之以鼻,眉眼之间充满了讥讽,“连七岁的长子都能一剑刺下去,一把火烧死,更何况是一个还没成型的腹中婴儿。乾帝,是个为了权利,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男人。”

    帝殷好看的眉头皱的更深了:“如果萧贵妃流产,真的是四哥下的手,他是想搞垮我?”

    “他想搞垮你,也没什么稀奇吧。”

    江楼月耸了耸肩,“你若是垮了,他就可以正大光明的生儿子了。乾帝才四十岁,正值盛年,死了一个萧贵妃的儿子,还能有更多妃子可以为他怀孕。”

    “住口!”帝殷的脸色额已经难看到了极致。

    可江楼月并没有住嘴。

    “师父,我只是觉得,你搞错憎恨的对象了。你与其整日在这里琢磨着怎么对付我师兄,还不如好好地考虑怎么对付乾帝,省的被乾帝斗垮的时候,一切还浑然不知。”

    帝殷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着,黑眸阴沉的不像话。

    “师兄才十七岁,他无权无势,只是个普通的学生,或许天赋是骇人了点,修为是高了点,可他现阶段对你并不能构成什么威胁。”

    江楼月一口气说了出来,心里顿时舒坦多了。昨晚,她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满脑子都在琢磨帝殷和帝九宸的事儿,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儿。

    “说到底,你还是向着他。”

    帝殷苦笑,用一种颇为受伤的眼神,定定的看着江楼月,“你放心,我不会杀了他。”

    他经过上一次的教训之后,他对她的脾性也算是摸个一清二楚了。

    他喜欢利用别人,在尔虞我诈的皇权斗争中,他已经习惯了利用身边一切可以利用的棋子。所以,上一次,他才会习惯性的利用了她和帝九宸。

    这种事情对于他来说,就跟喝水吃饭一样普通。

    遭到她剧烈的反弹之后,他才开始反思。

    他若是想讨好她,就不能利用她,胁迫她,更不能伤害她在意的人,比如说,帝九宸。

    “当真?”

    听到帝殷的保证,江楼月的眼睛里划过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