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狗狗书籍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洗白反派的一百种方法-第37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他的意识清醒得很,也能够很清晰地感受到,那些想法确确实实是发自自己的内心。

    他这是……疯魔了吗?

    略显急促地喘了口气,卫修容看着卫成泽的目光有些复杂。即便是现在,他也能够无比清晰地感受到,胸口不停翻涌地那份感情。

    这种感觉很奇怪,就仿佛他整个人被分成了两半,一半是平日里的自己,能够冷静而客观地思考着问题,而另一半,只剩下了一个念头——想要卫成泽。

    目光不受控制地再次落在了床上那人的身上,对方那毫无防备的模样,让卫修容的指尖不由自主地动了动,那上面还残留着刚才的触感,让他忍不住去想,若是更进一步的接触,会是怎样美妙的滋味。

    仿佛有火苗自心脏处燃起,卫修容觉得嗓子有些莫名的干渴。名为理智的声音在不停地警告着他这其中的不对之处,然而早已迷失了的情感,却在焦急地催促着他顺应自己的本能。

    置于身侧的手指一点点地蜷起,卫修容的身子不受控制地一点点弯下,那宛如上天最完美的作品的面容逐渐靠近,直至鼻尖嗅到对方身上那浅淡的清香,两人的呼吸相互交杂。

    从这个角度看去,卫成泽的样貌更是找不到一丝瑕疵。瓷白色的肌肤细腻温润,一双薄唇微微抿起。似是梦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细长的眉微微拧起,纤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仿佛扇动着翅膀的蝶。

    心脏一下一下的,如擂鼓般跳动,仿佛下一秒就会从喉咙里跳出,卫修容的手心都不由自主地冒出了些许汗渍来。

    然后,他不期然地对上了一双黑色的眸子。

    或许是因为刚才沉眠之中醒来,这双眼睛里还带着些氤氲的水汽,以及尚未褪去的迷茫,仿佛春水般,蕴满了醉人的深情。

    然而,在那双眸子的注视下,卫修容的身子却不由地僵硬了起来,甚至不知道应该做出怎样的反应,只能直愣愣地保持着原本的姿势,仿佛等待宣判一般,等着卫成泽开口。

    就那样仰面盯着卫修容看了好一会儿,卫成泽眨了眨眼睛,忽然伸出手去,轻轻地抚上了他的脸颊。

    分明卫成泽的身上还盖着厚厚的棉被,可他的指尖却带着散不开的冰凉。卫修容忽然就有些懊恼起来了。

    他一直都知道卫成泽的身子不太好,可却从来没有对此上心过。昨天夜里,他竟就那样任由卫成泽穿着那样单薄的衣裳,光着脚在冰冷的地面站了那么久,实属不该。

    ——还有那楼扶芳。

    想到昨天晚上卫成泽召见的人,卫修容的眉头就不由自主地皱了起来。

    原先因为楼扶芳的才干,他对这个人很是欣赏,花了不少的心思,才将他拉到了自己的阵营当中,然而现下,他却只想着该如何将这个碍眼的人给除掉。

    如果不是为了与楼扶芳见面,那个时间,卫成泽早就睡下了,又怎么会因为染了风寒而倒下?

    小小地吐出一口气,不再去想这些烦心的事,卫修容伸手覆上了卫成泽置于他脸上的手背,朝他轻轻一笑:“父皇可觉得好些了?”

    听到卫修容的话,卫成泽愣了一下,眼中的茫然之色稍褪,他顿了顿,似乎是在打量卫修容,好一会儿,才确认一般地开口:“容儿?”

    “父皇。”卫修容应了一声,对于卫成泽的反应有些奇怪。那模样,就好像刚刚……把他当成了别人一样。

    心里有种说不上来的不舒服,卫修容覆在卫成泽手背上的手微微用力:“怎么了?可是有哪里不舒服?”

    又盯着卫修容看了一会儿,卫成泽眨了眨眼睛,忽地皱起了眉头:“冷,头疼,还有点饿。”那带着些许委屈的语气,竟好似在向卫修容撒娇一般,有种任性的可爱。

    心脏狠狠地跳了一下,有什么东西从其中蔓延出来,让卫修容的耳朵尖都有点发红。他松开了卫成泽的手,有些慌乱地站了起来:“我这就去让人加被子,待会儿就会有人将药送过来了,想吃点什么?”刚问完,他却又觉得不对,连忙抢在卫成泽的前面回答了,“父皇染了风寒,需要好好修养调息,我还是先去问一问太医有什么忌口的!问完了就让御膳房的人做好了给送过来!”因为慌张,他有点语无伦次的,说话的时候也完全不敢朝卫成泽看上一眼,说完之后也不等卫成泽的反应,自顾自地就跑了出去。

    “说到底,还是个十六岁的纯情少年啊……”看着急匆匆地跑开的人影,卫成泽慢悠悠地评论了一句。

    5438:……

    对于自家宿主总是喜欢调戏别人的习惯,5438已经见怪不怪了,那些被调戏的可怜人,甚至都还没意识到自己被调戏了,只觉得是自己的思想不纯洁心思龌龊……详情请参见上个世界的秦子晋和刚刚跑走的卫修容。

    果然,他还是只负责围观和点蜡好了,5438看了卫成泽一眼,默默地想着。

    掀开被子坐了起来,卫成泽抬手揉了揉太阳穴,神情有些困倦。

    “宿主,你很难受吗?”注意到卫成泽的动作,5438忍不住开口问道。虽然现在知道了卫成泽是故意把自己折腾成这个样子的,但病了就是病了,那种难受的感觉,并不会因为目的什么的而减轻多少。

    “恩。”卫成泽应了一声,闭上眼睛靠在床头。他应该是有点低烧,不算严重,但那种浑身都软绵绵的感觉,却让他很不适应。毕竟在穿越之前,他生病的次数屈指可数,而穿越之后……你难道还能指望一个修仙的人,患上凡人的疾病不成?

    风寒并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放到现代,几包冲剂下去就能解决,可这换了古代,却要麻烦得多。

    常言道,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像卫成泽这般体虚的,还不知道得在床上躺上多久。

    “总觉得……”轻轻地叹了口气,卫成泽似乎有些懊恼,“挑了一个比较麻烦的方法。”

    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毕竟这个世界上,并没有一个叫做傅安叶的人,甘心情愿地替他把所有的锅都给背了。

    ……总觉得傅安叶可以改名叫背锅侠了。

    发现卫成泽在想些什么之后,5438忍不住默默地吐槽了一句。

    ……他家宿主难道就不能在背锅之外的时候想起傅安叶吗?!

    “如果不背锅,”卫成泽严肃着一张脸,义正言辞地说道,“那他这个角色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

    5438: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力反驳……才怪咧!明明他的作用有好多的好吧?!

    这一回卫成泽没有再回5438的话,权当什么都没有听到。反正对于他不想回答的问题,他一直都是这么干的。

    5438:总觉得宿主你的性格被原主给影响了啊有没有?我的宿主才不会这么任性!还有这种事情自己在心里想一想就好了,非要说出来让他听到是要闹哪样啊?!

    愤愤不平地念叨了半天,之前那因为见到卫成泽忽然倒下而惶恐不安的心情,终于彻底散去。他的宿主,才不会那样轻易地就倒下呢!

    不过……

    “宿主啊……”5438悄悄地瞥了卫成泽一眼,支支吾吾地说道,“如果刚刚卫修容真的亲下来……咳咳,那个……你会怎么做?”

    听到5438的问题,卫成泽眉毛轻轻一挑:“当然是……”仿佛卖关子似的故意顿了一下,他才继续往下说,“让他亲。”

    5438:……

    看着卫成泽那淡定异常的表现,5438表示,果然,希望宿主有节操什么的,他还是太嫩了。

    ……他丫的其实很希望卫修容亲下来吧?!

    ——————

    卫修容:若是他图谋不♂轨,伤♂到了父皇该如何是好?

34|第二穿() 
不过吐槽归吐槽,5438还真不觉得卫成泽真会跟他自己说的那样,任由卫修容乱来,否则也不会刚好挑在那个时候睁开眼睛了。

    早在卫修容挥退房中伺候的人的时候,卫成泽就已经醒过来了,只不过并没有睁开眼睛而已。一来是因为他确实有点难受,二来,也是想看一看卫修容究竟会做到哪个地步。

    正如上个世界的秦子晋一样,有些人的感情,哪怕再深,也会因为一些东西的束缚,而完全不敢奢望有什么结局;而有的人,却哪怕违背道德伦常,也要为了那份感情颠覆这个世界。

    卫成泽不过想要知道,这个卫修容,究竟是哪一类的人罢了。

    唯有这样,他才能更好地摆正这一枚棋子的位置。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