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狗狗书籍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师娘的诱惑-第510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陈冬心中一动,按说:看来,堡主是她大哥,而他们兄妹的意见不一。

    落落坐了下来,说:“二姑娘,咱们还玩吗?”

    二姑娘笑道:“怎么不玩,商公子来了,你就这么没耐心了吗。”

    “谁说的。”落落嬉笑着说:“老公,你坐下,我输得差不多了,你帮我赢回来。”

    陈冬坐了下来。和艳娘她们玩过麻将,陈冬的牌技也增加了不少。

    牌局继续,陈冬按照常规玩牌,有输有赢。落落有些急了,一扒拉牌,说:“不玩了,不玩了,二姑娘,让水柔陪你们玩吧。”

    水柔走了过来,说:“落落,既然你急着和商公子亲热去,我就替你玩玩。”

    落落脸红红地说:“胡说,我只是想和老公说说话。”说着,落落拉着陈冬朝内室而来。

    陈冬跟随落落走进一间卧室,见里面收拾的如同闺房一般,忙说:“这里就是你的卧室吗?”

    落落说:“老公,前不久你来过一次的,难道忘了?”

    “啊……我被那个外人吓得,竟然忘了这事。”陈冬说。

    落落将门关上,抱住陈冬的腰,一下子躺在床上。陈冬忙说:“落落,别这样。”

    “不,老公,我要,我们好久不在一起了啊。”落落柔柔地说。

    “落落,二姑娘她们还在外面呢。”陈冬吓了一跳,早知会这样,他就不假扮商公子了。

    “怕什么,她们都没有老公,让她们羡慕去吧。”落落好不在乎。

    “落落,等一下……”陈冬坐了起来,说:“我好久不来了,给我讲讲堡里的事吧。”

    落落望着他说:“堡里的事你不都知道了吗,还想知道什么?”

    “比如黄裳、盼盼、水柔……还有那个李公子,我听着,你说好不好?”陈冬在转移落落的注意力,他深入虎穴,凶险万分,可不想在女人身上丢了性命。

    “老公,你以前可是不管这些的,我总想和你说说在堡里的生活,你却不肯听。”落落有些不解,眼睛一眨一眨地看着他,虽然语气中有怨怪之意,眼眸中却无幽怨之色。

    “是吗……所以我现在很懊悔,是我对不起你,我决定当一个好的听众,落落,说吧,好吗?”陈冬不敢让她猜疑,他第一次看到落落,不知道她是何等性格的女子,暗道:还是小心为妙。

    落落往陈冬的怀里一钻,撒娇地说:“那你抱着我。”

    陈冬心里蓬蓬直跳,伸手揽住她,感觉她纤体软滑,柔弱无骨。

    落落这才告诉他,水柔的情况比较特殊,她是被二娘逼下来的,她本来想死,堡主也想随了她的愿,但是,二姑娘心软,将她留在了东堡,黄裳是和李公子一起下来的,两人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得到城堡的异能术,李公子被带去了西堡,正巧,当时我们这边刚进了一台麻将机,我和二姑娘、水柔三缺一,二姑娘就将黄裳要到身边。

    落落娇柔的身子贴在他的怀里,让他无法不心猿意马。虽然《心经》改变了他不少,但是,如果静静地一个人待着,还好,此时,他哪能坐怀不乱?

    陈冬鼻子在落落的身上嗅着,两只手开始慢慢地游走。

    落落居然毫无感觉般,她告诉陈冬,盼盼是被使者带进来的,当时,盼盼闹得很厉害,她居然告了黄裳一状。

    “我知道她的心思,她就是想进入城堡。”陈冬随口应着。

    落落点点头,继续讲述,原来,盼盼的意图非常明显,二姑娘见她聪明伶俐,便把她留在了身边。

    “盼盼和黄裳没闹别扭吗?”陈冬问。

    “那倒没有。”落落摇摇头,又说起了盼盼和黄裳。她们两人都达到了自己的目的,还闹什么。陈冬心中想起什么,忙问落落在东堡这段时间,学了些什么异能。盼盼说自己前段时间筑基,现在筑基功刚刚结束,正在练习念力,等有了一定的火候,就进入玉石殿,再练习异能。

    陈冬心说:看来城堡的人练习的并非魔力,而是异能,既然是异能,为什么心中还有魔念,随意杀人?他心中迷惑,又询问西堡的情况。

    西堡的事,盼盼告诉他的,和陈冬从陈公公等人处了解的差不多,除了多了李公子外,还是那些人,堡主、玉石人、机器人。不过,盼盼为陈冬证实了一个人,那就是幻影人,他就是堡主本人,也就是黄公子。

    同时,盼盼还告诉他,堡主也经常去灵异城市,偶尔也会去外界。不过,他每次都是悄然而去,悄然而归,决不让外界知道他的行踪。

    陈冬从盼盼的口中,了解到不少关于城堡的事,心中窃喜,正想着,

    落落已经抓住他的手,放在她的胸上。陈冬忙问:“落落,你干什么。”

    落落坐了起来,诧异地望着他,说:“我是你老婆啊,怎么,这样不成吗?是不是堡主下发了自由恋爱令,你在灵异城市又找了一个?”

    “不,不……”陈冬忙说:“落落,你别多想,我……我只是挂着外面的生意,我出来了,门还没关呢。”

    陈冬想起了艳娘,心说:这会不会又是个圈套。

    “那有什么事?在灵异城市,你就是把东西摆在大街上,也没有人拿,因为城堡会给我们主持公道的。”说着,落落开始脱着自己的衣服。

    陈冬非常为难,如果此时离开,就白费心机了,如果不离开,落落这一关怎么过?

    陈冬想了想,心中有了主意,他轻声说:“落落,你先等等。”

    落落已经脱的只剩下文胸和短裤,

    落落抱住陈冬的脖子,撒娇地说:“老公,又有什么事啊。”

    陈冬心跳加速,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了:“你躺下;听我说。”

    落落躺在床上。

    “全身放松,什么也别想。”陈冬说着。

    “干吗,练功啊?”盼盼学过筑基功,自然知道。

    陈冬让她不要躲问,按照自己说的去做就行了。落落闭上双眼,全身放松,就觉得意识渐渐昏沉,慢慢地睡去了。

    见落落睡去,陈冬赶紧隐身走了出来。他担心这是一个阴谋。

    大厅中,二姑娘等四人还在玩着麻将。四人不但玩牌,还在议论着陈冬和落落。

    水柔笑道:“二姑娘,我们不如去听听,估计落落和商公子现在……”

    二姑娘笑骂:“水小姐,你要是动了春情,不如找个男人嫁了。”

    “我倒是想啊,可是一直没遇到合适的。”

    “你说的那个陈师傅怎么样?”

    陈冬听她们议论起自己,赶紧竖着耳朵倾听。

    “不错啊,可惜……可惜我再也见不到他了。”

    二姑娘看看黄裳,说:“陈师傅也叫陈冬?”

    陈冬听到这里心说:也叫陈冬,这话是什么意思?

    黄裳点点头:“是啊,他叫陈冬,不过不是二姑娘说的那个会异能的陈冬,他是灵异城市人。”

    “唉,其实我查过灵异城市的花名册,并没有陈冬这个人。”二姑娘目光闪烁。

    “什么?”黄裳站了起来,说:“二姑娘,那你没和堡主说吗?”

    二姑娘叹息一声:“大哥再这样下去,就要走入魔界了,我不想让他这么固执地走下去,所以……我并没有说出来。”

    陈冬心说:二姑娘怎么知道我?听她的口气,好像了解过我。

    黄裳低头想了想,抬起头来,望着二姑娘,觉得两个陈师傅并非一个人。二姑娘轻叹一声,告诉黄裳,她看过《陈冬传奇》这本书,大哥那里也有一本,书中说,这个陈冬有一身异能,喜欢戴着一副宽边墨镜,和黄裳描述的差不多。

    黄裳摇摇头,似乎在回想着陈冬的样子,觉得她所了解的陈冬,一点异能也没有。

    二姑娘微微一笑,表示自己也只是怀疑,她摇摇头:“好了,不说他了,咱们继续玩牌吧。”

    盼盼朝陈冬这边望一眼,低声说:“二姑娘,我想进去听听。”

    黄裳呸了一声:“盼盼,你才多大啊,就想听这种事。”

    盼盼红着脸说:“不听就不听。”

    陈冬闪身走了出来,然后来到西堡。西堡大厅中,站着一个机器人和一个玉石人。陈冬知道,机器人和玉石人都是用人的异能控制的假人,由于人的信息存留在上面,可以远程控制他的行动。

    大厅上方坐着一个中年人,三十几岁,面如银盆,颌下有微微的胡须,正在读着一本书,应该就是堡主了。陈冬走进了一看,见封面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