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狗狗书籍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师娘的诱惑-第43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秋草怪声怪气地说:“是不是咱们的秋草化妆成可怜的乞丐啊,要不然,陈大英雄怎么会这么不小心。”

    春月咯咯笑道:“好了,我知道你们不服气,眼红,放心,下次有机会,我会让给你们的,不过这一次,岳站长……你可得重赏,这是你说的。”

    岳站长看看陈冬,说:“你小子差点将我送到阎王那里去,要不是我恰好摔在柴垛上,这条命就报销了。”

    陈冬冷笑一声,没有说话。

    岳站长看看栓子,对春月低语几句。春月点点头,将掏出一支针剂,给栓子打了下去。很快,栓子就恢复了行动。不过,枪被中年人卸掉了。

    春月说:“神枪手,你可以走了,回去告诉你们王团长,明天中午我要看到《双美图》,否则,你们就等着给这两个人收尸吧。”

    栓子本不想离开,但是,事情到了这一地步,他知道留下也是徒劳,不如回去找方刚等人,商量对策。

    夜色渐浓。陈冬和黑妹被关在密室之中,别说身上捆着绳子,就是没有绳子,他们此时四肢也难动弹。

    密室外,中年人正在守护着。他坐在椅子上,喝着酒,嚼着花生米,哼着小调。

    突然,门一开,走进来一个女子。花容月貌,正是薛妇人。

    “冬雪,你怎么来了?”中年人问。

    薛夫人说:“老张,岳站长他们呢?”

    中年人说:“都去休息了。”

    薛夫人哦了一声:“谁在这里执勤,你去将他们叫来,我有重要的情报?”

    “出什么事了吗?难道八路军这么快就到了?不可能吧,栓子一去一回,要来到最迟也得明天上午十点左右。”

    薛夫人说:“不是八路军,是小鬼子。”

    中年人脸色一变,赶紧站了起来,匆匆往外走。

    中年人出去后,薛夫人从怀中掏出一个细铁丝,将门锁捅开,然后奔了进来。陈冬看到薛夫人,一愣。薛夫人说:“陈冬,我来救你们出去。”

    陈冬忙说:“薛夫人,我们都中了春月的一种麻醉行动神经的针剂,必须有她的解药才行,你快走吧。”

    薛夫人忙说:“那不行,我既然来了,就一定救你们出去。”

    陈冬想了想说:“薛夫人,你也是特工出身,看看能把我耳朵上的干扰声波关了吗?只要关掉,我不会有危险的。”

    薛夫人拿下耳机,按了几按,将干扰声波关了。

    这时,院子里似乎传来脚步声,薛夫人赶紧将耳机给陈冬带上,然后快步走了出来,将门锁扣上,然后坐在椅子上。

第350章 暗杀() 
春月和中年人一前一后进来,她先瞥一眼密室的门,然后松了口气,说:“冬雪,你到这里来干什么?难道不知道岳站长正在捉拿你吗?”

    薛夫人叹道:“我以前是犯了糊涂,现在,薛郎已经死了,我也回想过来了,还是军统对我好,我正想找岳站长求情,请他重新收留我回到军统。”

    “你不是说有重要情报吗,说吧。”春月看看她。

    薛夫人忙说:“不,我现在变了主意,这情报不能告诉你,我要当做回军统的砝码。”

    春月哼了一声:“那好吧,不过你现在还没正式回归,请回吧,否则,我会将你当成劫犯对待的。”

    薛夫人假装担忧的样子,看看密室,站了起来。春月嗤笑一声:“我就知道你的真实来历,不过,有我在,你休想把人带走。”

    薛夫人哼了一声:“春月,陈冬是什么样的人,他怎能被你抓住?我想,你一定是故意放出风去,骗我来的吧?想让我做出冲动的劫人行为,好让岳站长更加敌视我,我岂能上当。”

    春月笑笑:“原来你是这样想的,既然这样,你为何还来?”

    “我为何不来?难道我怕你不成,你虽然拍在四美之首,可你年纪最小,你才吃了多少盐,喝了多少粥,我会怕你。”

    春月一摆手,示意中年人送客。中年人摆摆手,将薛夫人请了出去。

    天色大亮。岳站长带着夏花和秋草来到了宅院里。春月打个哈欠,说:“你们守一会儿,我去休息,对了,八路军或许会硬攻,你们要做好思想准备。”

    岳站长说:“放心吧,我已经派人在周围埋伏好,再说,陈冬和黑妹在我们手里,他们敢硬攻吗?”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大约十一点左右,方刚、黑子

    、诸葛智、栓子、愣子带着二十几个人来到了宅院大门外。

    愣子叫道:“快把陈兄弟和政委放出来。”

    春月醒了,跑了出来,和岳站长、夏花、秋草来到外面。

    岳站长扫一眼方刚等人,说:“《双美图》呢,带来了吗?”

    黑子一拍背上的匣子,说:“图在这里,陈兄弟和我妹妹呢,快将他们放出来。”

    岳站长瞥一眼匣子,淡淡地说:“我怎么知道里面有没有图,或者是真是假。”

    黑子将匣子解下来,打开,取出一个画轴,慢慢展开,在岳站长等人面前晃了几晃。

    愣子说:“姓岳的,你瞪大了眼睛,这可是如假包换的《双美图》。”

    岳站长并没见过《双美图》,但是,慌看,好像是那幅上面点名要得到的图画。他忙说:“快把画送过来。”

    诸葛智笑道:“岳站长,我们可不是傻子,人都没见到,我们能给你画吗?”

    岳站长一挥手,中年人将陈冬和黑妹提了出来。愣子看到两人出来,大吼一声,将想冲过来,岳站长伸手阻拦,哼道:“把画递过来,人自然给你。”

    黑子将画放在匣子里,朝岳站长扔来。岳站长一把抓住画,一挥手,带着春月等人退到门内。

    方刚叫道:“不好。”呼啦一下,众人朝两边撤退。这时,里面传来阵阵枪声。而此时,陈冬身上突然幻出防御光圈。没有了干扰,他虽然四肢无法动,但是,异能还可以施展。

    护体光圈放大,子弹无法透过。岳站长等人转身跑了进去。陈冬施展异能,将春月吸了过来。方刚等人冲了进去,却发现岳站长等人从暗道逃走了。

    这时,薛夫人从大门内跑出来,在春月的身上摸出几个针剂,在陈冬和黑妹的身上各注射了一支。两人渐渐恢复了体力。

    黑妹来到春月身边,翻了翻,却不见沙漏。黑妹叫馹叫道:“臭女人,沙漏呢?”

    春月咯咯大笑:“你就是杀了我,也休想知道。”

    方刚一听沙漏被春月藏了起来,赶紧带着栓子、愣子等人寻找,可是,大家将整个宅院搜了个遍,也没有找到沙漏。

    黑妹一把抓住春月,叫道:“再不说,我杀了你。”黑妹真的急了,因为,沙漏的事虽然是岳三娘做出来的,但是,她知道岳三娘这样做,也是为了帮她,她是东海支队的政委,完不成任务自然子责任最大。

    春月毫不害怕,冷笑着看着黑妹。黑妹抽出她怀里的枪,对准她的额头。

    黑子赶紧按住她的手腕,摇摇头,示意她一定要冷静。先不说八路军的纪律,不能随便对俘虏开枪,再说,现在还是国共合作的时候,另外就是,打死了春月,沙漏的下落就更难知晓了。

    陈冬来到屋内,坐在椅子上,呆然出神。他怎么也想不到,《双美图》之事刚刚结束,沙漏又出事了。对他来说,沙漏比《双美图》更重要,因为没有了沙漏,他就无法回到现代。一时间,父母、包老头、胡蝶、小师娘还有宝宝,等人的面目在他眼前一个个移动着,大家似乎都在幽怨地看着他。

    诸葛智来到陈冬面前,低声说:“陈兄弟,你别担心,我想,东西一定还在院子里,只是院子太大,东西又小,咱们一时没有找到,不过,只要大家再找找,很快会找到的。”

    黑妹去买了午饭,让大家吃了,并亲自给陈冬端了一些来。陈冬摇摇头,表示吃不下。

    黑妹说:“陈大哥,你先吃点吧,吃饱了咱们一起寻找。”

    陈冬叹息道:“你不用劝我了,我真的吃不下,没胃口。”

    陈冬不吃,黑妹也没有吃。她坐在陈冬的身边,喃喃地说:“陈大哥,要怪就怪我吧,这件事和三娘没关,她也是为我着想。”

    陈冬摇头说:“我没说要怪你们任何人,只怪我自己,我为什么要多事,第一次拿到沙漏的时候,我和齐琪马上离开就不行了?为什么还要留下来,和你们喝酒。”

    黑妹一脸惭愧,默然无语。

    春月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